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光跑道

没有梦想的人生是不完美的。

 
 
 

日志

 
 

惊艳三十年   

2008-10-12 02:00: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惊艳三十年  (转至我欣赏得一位才女)

没有对或者错,只有生生不息的成长。

我花了很大力气读这本书,因为写作的过程就是吴晓波在和自己沉默着较劲的过程。

太史公之后,如此书货殖列传者,鲜矣。——这恐怕是对吴晓波本人敢于动笔书写当代史之勇气的最大褒奖。

从传统而言,凡书史者,大都隔着光年,从故纸堆与老城墙里一一考证,左右推敲,将诸多鲜活的细节与人性过滤得干干净净,才得出一段面目全非的干枯往事,罕闻有谁能够跳出时代的围城,有勇气兼有智慧将雾障重重的当下看得通透,最重要的是要付梓成册,加盖名章,供后人把玩评说。

但是2004年的哈佛大学查尔斯河畔,一个阳光熙和的午后,吴晓波决意为零碎的中国当代企业史留下一些东西,他希望的是自己能写出一本可称之为“史”的东西。 这个想法一旦形成,便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它如同一个巨大而沉默的使命凌空而降,庞然无声地站立在我的面前,俯看着我。”——吴晓波这样描述自己当时的情形。

2007年,我们相继看到了《激荡三十年》,厚厚上下两册,洋洋七十万言,甫一出版立刻跻身年度畅销书单的榜首。

书的扉页上写着:谨以此书献给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但这绝不仅是一本为了赶在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应景之作,事实上,《激荡三十年》所能给读者们的教益远远大于此。

跟随吴晓波的笔尖回望中国企业三十年的生长史,简直就像你立在时间和空间的高处看脚下江海肆意奔腾,万物生长勃发,光阴从你的指尖淙淙流过,撒下种子,新的生长覆盖了旧的熄灭,万千尘埃落定于晨光。

“1978年的11月27日,中国科学院计算所34岁的工程技术员柳传志按时上班,走进办公室前他先到传达室拿了一把开水瓶,跟老保安开了几句玩笑,然后从写着自己名字的信格里取出当日的《人民日报》,上面一篇关于养牛的文章让他激动不已。”这段平淡如日常琐事的文字是整本书的开端,也是以柳传志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家们个人传奇命运的开端,在吴晓波的笔下,30年前的那个早晨在我们的眼前几乎清晰可触,变迁来临之前的安静与骚动都在寒意料峭的早冬里等待苏醒。

书中引用了北岛的《岗位》:我的时代在背后,突然敲响大鼓。——一个解冻的年代在过来人的回忆里会得到怎样的呈现?这句充满了隐喻和所指的歌颂精准地表达了那个时候年轻人的感受。变革前的他们,就像最容易发芽的种子,在沉闷将被撕裂的前夜拼命寻找一道呼吸的缝隙,气候一旦合适,就迫不及待地发芽。

而这一切,最终都要归入一个年轻国家正在迅速崛起的脚步之中。正如吴晓波本人所说:当这个时代到来的时候,锐不可当。个人的努力可能加快或者减缓这一进程,但是,阻止不了。

一大批的草莽之人在30年前开始创业,30年里,他们在命运的洪流里明灭沉浮,有的功成名就,坐拥亿万财富,而有些则穷困潦倒,泯然众人。当他们的故事被毫不浮华地娓娓道来,每个人的30年都是如此充满了个人色彩,每个人的30年都可能被突如其来的机遇或者困顿改变得面目全非。小人物的幸与不幸,一个时代的失败与伟大、光荣与梦想,全在其中。

尽管是这样宏大的主题,全书却几乎处处可见温热的当事人回忆和毫不枯燥的现场还原。

看到最激动的一个故事,其实是一个很小的故事。说的是唐俊,后来的微软中国区总裁,在1985年,21岁,想要出国。他考上了北邮,因为没有出国指标,自己申请,转到二流院校北广。然后为了拿到名额,到当时主管这个事情的教育部里李司长门口站了四天,每天7点不到就去,说“李司长您早”,中午说“李司长您出来吃饭?”“您吃好饭了?”,晚上说“您下班了?”。直到第四天李司长自己忍不住问他。最后拿到出国名额。同年出去的还有后来创办UT斯达康的吴鹰和创办搜狐的张朝阳。

事实证明,这些在1985年只能被顺笔带过的名字无一不在后来的中国企业发展中被深深铭记。他们曾经是如此年轻而野性难驯,但都有着共同的品质,那就是,勇敢,他们时时准备着,最终在某一个时刻站在时代的拐点,成为幸运的柳传志或者张朝阳。

30年的中国企业,30年的中国企业家们,30年的中国。尽管被脚步踩了又踩,被车轮辗了又辗,可是仍然生机勃勃……为什么说人是最大的奇迹?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答案。

人的历史,往往给人最彻底的惊艳之感。

因此,《激荡三十年》几乎是一本必读的书,因为读过之后,你就有可能从过去获益,从这个年轻的中国身上获得勇气。退一万步说,即便未能获得鼓励,你也会沉迷在吴晓波描述的生长中。因为你自己,也是伴随着这个时代成长起来的。

事实证明,在这个时代里,一切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发生并且正在酝酿着,而我们,捧读有关于这个时代任何只言片语,所获得的,都只不过是对表象的记录而非总结,是对时间的回顾而非评判。罗兰.巴特曾说:我对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以及历史的本质始终迷惑不解。吴晓波认为自己写作当代史的诡异和快感,便全部在这里了。而我们阅读这本中国30年企业当代史的陶醉和美感,也在于此吧。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